×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大马油棕种植业逆流而起,过去一年多飙涨约400%

马上就好 2021/10/12

受疫情影响,马来西亚外劳短缺,据棕榈油委员会的一项调查显示,马来西亚共缺少31000名首个工人,是所有行业里最需要工人的领域。虽然马来西亚气候恢复正常,但是棕榈油的产量却不见正常增长,马来西亚首八个月的产量比2019年的1159万吨对比,减少了包分之九。上个月16日,大马人资部门决定批准三万两千名外劳以从事作物业,并且在吉隆坡机场附近兴建了一个外国工人中心,用来隔离外国工人,该场所可以容纳两千人,希望届时可以缓解种植业的缺人现状。

新冠肺炎给百业带来沉重打击,但油棕种植业却逆流而上,特别是油棕果的价格在过去一年里飙升了约400%,从每吨200余令吉飙升至逾900令吉,直逼每吨1000令吉的大关。

由于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导致美国大豆油生产量大减,油棕果收购价格翻倍,国际市场对原棕油的需求及价格大幅上涨。

在这场疫情爆发之前,也就是2019年,油棕果的收购价格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每吨仅有200余令吉,但每英亩的种植成本却高达300多令吉,造成了当时小园主们的损失。

「幸亏这一年多,对原棕油的需求大幅上升,带动油棕果价格上涨,小农们才有机会赚回一些钱,弥补先前的损失。」

曼绒小园主公会主席鲁智清

当问园主们的收入有没有大幅增加时,鲁智清却强调不一定,毕竟每个油棕园的产量并不一致,树龄处于盛产期,每英亩只能收获一吨的油棕果,毕竟每英亩只有一棵刚进入盛产期的树或老树可能会减少一半。

与此同时,他指的是,这次爆发导致的不仅是油棕果、杀虫剂和肥料的价格上涨,还导致每英亩油棕园的成本上升至400令吉,因此,目前一些小园主仅属于有利可图,不至于赚大钱。

他还说,除农药和化肥外,小园主的另一个头痛问题就是没有外劳来收获油棕果,以致收成延迟,而且一些外劳要求更高薪水。「我们这些小园主,多半是60岁以上的乐龄人士,该如何去割果?年青的一代又不愿投入,只能依靠外劳,但受疫情影响,许多外劳回国后都不能回来。”

而在另一个方面,冷甲油棕榈树种植者连亚珠在访问时曾直言,目前油棕果超过900令吉,可以说是过去几十年来的最高价格。

冷甲油棕种植业者连亚珠

20世纪90年代,尽管油棕种植很好,但是每吨油棕的产量也只有一次飙升到800令吉,而且只维持了一个月,后来又跌到了200多令吉。

“一年多来,油棕果价格才开始节节上涨,期间虽有下降,如上个月跌了一点,但后来又涨回来。

另外,他说,化肥和农药价格飞涨,以及缺少人手是油棕种植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比如化肥的价格从爆发前的每吨千多令吉到目前的逾2000令吉,涨幅达100%,政府有必要给予关注及协助。

连亚珠也是自然秧苗有限公司的经理,询问现在油棕果的「好价」、是否吸引大批新人入园,他表示,多数还是小园主在翻种。但是由于疫情关系,秧苗场无法正常运转,种子也难以收购,造成目前市场上严缺油棕苗,如果现在下订单,至少也要等一年才能获得树苗供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