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中国女子为了留在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男子结婚,两个人办起工厂后,如今却想回国了

马上就好 2022/04/11

我,24岁到马来西亚打工,与菲律宾丈夫开20000平米工厂,如今想回国

我叫钱艺慈,杭州人,今年37岁。作为80后,能够考上大学是我的荣幸,可没有钱读书也是人生的悲哀。曾经为了让自己的人生精彩一点,在打工过程中抽时间自学过英语,还因为偶然的机会学了马来语,自从会说两种语言后,便想着到国外挣大钱,偶然的一次旅行,让我喜欢上了马来西亚,毕竟在2000后,“新马泰”是咱中国人最喜欢去的旅行地。

作为出生在素有“上有苏杭下有天堂”的杭州,骨子里有一种女人的柔美,但性格上却很倔强。小时候,我是那种文文雅雅的女孩,但是和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候,就像男孩子一样,磕磕绊绊从来不喊疼,更不会哭。我父母是那种很精明的农民,喜欢做一些优雅的事情,比如妈妈跟着奶奶学的纺织布匹,还学会了刺绣。

随着时代发展,爸妈也把那些传统文化当作事业做,在我17岁那年,开了一家小工厂,主要是做丝巾这些女性喜欢的饰品,而我当时还在读高中,很多人知道我爸妈是老板后,让我在面子上获得了很强的优越感。

父母对我和哥哥的期望很高,希望哥哥经商,让我做一个贤惠的女人,以后嫁个好人家。但对于一个有着男孩子性格的女孩来说,这点是很难办到的。

可爸妈的事业仅仅持续了一年时间便破产,我当时刚考上大学,因为父母创业失败,家里没钱供我读书,而我也不想勉强父母,让他们为难,于是便去打工。

其实我从小学习成绩就不错,即使打工,也要做最优秀的那个好员工。在打工期间,我开始自学英语。当时我工作的厂子和马来西亚有合作,有一次马来西亚公司方面的人厂里来参观,偶然间接触到马来语,而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环球旅行,当这个梦想很多时候都只能沉在心底,毕竟环球旅行,一个人不安全,再者经费就让我无法支撑下去。

在我们家,父母并不会管你做什么,只要不是做违法的,违背道德的,放开手脚去做,虽然爸妈没什么文化,在这点上思想还是很超前的。

会说两种语言,便想到国外去挣大钱,攒了几年钱,一股脑便到了马来西亚去旅行,毕竟自己会说马来语,再加上当时去马来西亚旅行是时尚。

去马来西亚之前,身上带的钱并不多,只有十四万多块。工厂的薪水很低,一个月加班加点,也不过一个月四五千。好在厂里管吃住,我又是那种为了梦想可以很节省的人,要说旅行,这十几万去一两个国家完全没问题,但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而是想在国外扎根。

马来西亚并不是天堂,这里的华人很多,因为在旅途中认识了一个华人,他帮助我找了一份工作,是卖珠宝的,虽然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但是很感兴趣。

那个时候我还年轻,单纯,又容易相信人,在工作期间,那个华人经常纠缠我,大我二十多岁,在我不答应的情况下,他向警察举报了我,说我没有工作签证,就这样,我被遣返,而在这次遣返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个警察,他是菲律宾人,定居在马来西亚,因为接触多了,在我被遣返前,让我下次过来,和他结婚。

说实话,对于这个菲律宾人并不感兴趣,可被遣返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很不甘心,过了四个月,我又再次以旅游的名义来到马来西亚,见到了那个菲律宾籍的警察,答应和他结婚。

他脚帕佐,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小个子,人很好,得到我的同意后,对我非常好,还买了大钻戒向我求婚。

而我和帕佐结婚后,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马来西亚人,不存在被遣返的可能性,但当时并不甘心一辈子做打工妹,所以就和帕佐商量,做点小生意。

有了帕佐的帮助,我在马来西亚开始做旅游,主要针对的就是国内的游客,生意还不错,后来我又想办工厂,做一些马来西亚的果汁,而这次创业,得到了帕佐的父母支持。

丈夫帕佐也辞掉了工作,一心帮助我做事,成为副手,如今我和丈夫开了一个20000平方米的小厂子,虽然赚得不多,但完全够一家人生活。

人不能有钱,尤其是男人,帕佐开始在2019年的时候变心,在外面找女人,还对我动手,忍无可忍,父母一直让我回国,毕竟在父母跟前,永远都是安全的,踏实的。

可奈何疫情让我与父母无法团圆,而现在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离婚,然后回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