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又美又強!昔日暗黑女神逆襲考上東京大學,當作家揭露風俗業內幕入圍文壇最高獎

田園牧哥 2022/06/23

前兩天,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的「芥川獎」揭開了今年的入圍作家名單,在一長串提名中,鈴木涼美的出現著實震驚了不少網友。

今年38歲的她曾是一名陪酒女和暗黑界女演員,隱退后考上東京大學的碩士、成為大報社的新聞記者,卻因為曾經的工作經歷敗露被迫辭職。

正當人們打趣她的八卦,以為她會像一些過氣網紅一樣消失時,她又將自己送上了文學殿堂。

這樣不可思議的人生恐怕任何人都難以復制。

鈴木涼美出生在書香門第,父親是名校的教授,母親是翻譯家。

出生在這樣家庭的鈴木雖然看上去文文弱弱,卻是個叛逆的孩子。

鈴木涼美和母親

國中時日本正風靡辣妹文化,這種張揚自信,甚至有些搞怪的形象一下吸引了鈴木,五顏六色的辣妹妝容與沉悶的家庭環境完全相反。

她成為了安室奈美惠的歌迷,開始染發燙發,穿當時流行的堆堆襪。

辣妹時尚

她所在的國中是一所名校,校規很嚴,根本不允許「奇裝異服」,鈴木的父母雖然對她的形象不滿意,但也拗不過她,于是她的母親告訴她一個道理: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穿任何你想穿的衣服,你可以走別人眼里的歪路,但當你想做離經叛道的事時,一定要再做一件對社會有貢獻的好事,這樣人生才是平衡的。」

鈴木遵循了母親的教導,這讓她有了做任何事都要努力做到極致的心態。她知道自己成為辣妹讓父母失望了,所以就想用好成績換回父母的心。

周末她是化著濃妝去KTV唱歌的辣妹,但平時卻比任何人都刻苦,國中畢業時成績全年級領先。

她不喜歡總待在同樣的環境里,在女校就讀了三年后,鈴木又一次違背了父母的意愿,沒有直升同校的高中,而是進入男女同校的高中學習。

高一到高二她又回到了從來不學習的狀態,每天只想著和朋友去澀谷蹦迪,在時尚服裝店當店員,但在休息時她會看許多社會、文藝評論類的書籍。

鈴木中學時期

這樣矛盾的人生到了高三的分界點。

鈴木知道一直這樣玩下去的人生是沒有希望的,她并不想沉迷于這種快樂,為了彌補高中前兩年的叛逆和瘋狂,她覺得只有考入名校能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些。

當鈴木第一次告訴朋友:「我要去考慶應大學」時,朋友們還都在嘲笑,你這個樣子怎麼可能上那種名校呢?

然而鈴木的自制力令人驚訝,她在有了目標后就立刻放棄了夜夜笙歌的生活,告訴曾經的玩伴們:「你們認識的鈴木已經死了」后就斷絕了聯系。

她的形象又回到了普通高中生的樣子,一年中集中精力撿起了荒廢的學業,最終她如愿考上慶應大學環境情報系,成為了精英大學生,像身邊人一樣參加社團活動,學術研討會,寫論文。

當然,如果甘愿如此的話,她可能只會成為一名普通大學畢業生。

不安分的鈴木再一次開始轉變。

為了能逃離沉悶的家庭自己獨立生活,她在小鋼珠店打工,然后被認識的牛郎拉去夜總會陪酒,因為她聽說這樣賺得比較多,可以早點經濟獨立。

鈴木雖然不覺得風俗業和暗黑界是什麼值得驕傲的工作,但也不會看不起從業的女生。她不禁產生了更深入了解這些特殊行業的想法,因為這些是日本媒體很少會詳細報道的。

白天她繼續上學,晚上就去歌舞伎町工作,當然她沒有告訴任何人這件事,也不希望已經被自己傷透了心的父母因為這件事與自己有更深的隔閡。

風俗業與她從小接觸的環境天差地別,與白天井井有條的日本社會也全然不同。

鈴木說那里封閉的交際圈和特殊的氛圍會讓人有一種奇怪的沉迷感,就像掉入黑洞一樣,會讓人越陷越深。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很難逃離這個行業的原因之一。

這里的規則讓人很難走出來,就算走出來也難以適應其他行業。

她和其他女性一樣,一開始只是陪酒,但很快被勸說援|交或去下海拍片。

她當時的男友就是一名暗黑界的星探,想拉她入行。她拒絕了援交的建議,因為她清楚是這是犯法的,但當星探不斷勸她「下海」時,她動搖了。

工作原因她認識了一些成人女優,其中一些人很受歡迎,而鈴木正處于大學即將畢業,不清楚未來人生規劃的階段。

她知道在日本普通女性想要在職場獲得認可是很難的,可悲的是,在這里拍成人影片卻可能做出一番事業,想著這些的鈴木答應了星探的要求,正式進軍成人影視界。

不到三年的時間里,她拍了70多部影片。在片場待機的時候,她經常會抱著一本艱深的書在一旁閱讀,與環境格格不入。

雖然一直有片約,但她意識到自己在這行里沒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噱頭,很難能成為頂級女優,收入也隨著年齡迅速下降,她開始重新思考未來。

鈴木意識到,她可以利用自己高于同行的學識,還原一個真實的成人行業世界。

每天拍攝結束后,她將在暗黑界發生的事和見聞整理成筆記,然后寫成文章。她采訪了許多同行,了解到了她們入行的苦衷和原因,也記錄了行業里的黑暗和剝削,以及女性面臨的困境。

當她宣布退出成人影視圈時,已經積累了非常多寶貴的文字素材。

鈴木做調研,整理文字,最終把三年的感悟寫成了一篇社會學論文,并憑借這篇論文被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錄取,學習環境與信息研究系。

期間她出版了基于三年成人行業工作的研究《成人片女優社會學》,她在書中仍然沒有透露自己曾是從業者的身份。

這本書在日本引起了波動,鈴木也被著名媒體《日本經濟新聞》錄取為記者。

新的生活再次開始,但威脅也隨之而來。八卦雜志「文春」惡意公開了鈴木做過成人女優的過去,標題打著「著名記者曾是成人片女優」吸引了一大波點擊。

網友紛紛開始對鈴木進行調侃和羞辱,公司最終因為社會輿論壓力將她開除。鈴木的父母也被迫知道了這個消息深受打擊。

這樣的經歷沒有打垮鈴木,反而讓她有了新的思考。

研究生時,有人跑到她的導師那里告密,說她從事過暗黑行業,不該錄取她,但鈴木的導師卻保護了她,并表示她的職業和學術無關。正因為有這位老師,她才能有機會從成人行業轉型成記者。

日本大力發展著以女性為根基的風俗業,卻瞧不起這些風俗女郎。鈴木認識許多被迫或出于無奈走進這個行業的女性,當她們想離開開始新生活時,就會受到社會的異樣看待。

鈴木現在已經有了幸福的小家庭

因此她做起獨立撰稿人,她關注女性的困境,采訪30多名包括家庭主婦、單親媽媽等不同狀態的女性,了解她們的生活,結合自己的社會學背景,給出建議和想法。

鈴木的文筆犀利大膽,言之有物的內容也讓一些思想開放的雜志社向她拋來橄欖枝。她被《ELLE》《GQ》等雜志聘用為專欄作者,被邀請參加研討會評論社會問題。

鈴木做女優的歷史被暴露后一度陷入絕境,痛苦萬分,與家人的關系跌落谷底,這啟發她把這些人生的傳奇故事寫成了一本虛構的小說,這本書就是讓鈴木拿到芥川獎提名的《ギフテッド》。

此書講一個陪酒女與不支持自己的重病母親不得不生活在一起的故事。相信也是結合了她對自己、家庭和她從事過的特殊的職業理解寫出的。

巧得是芥川獎主辦方正是當年爆她料的文春

鈴木并不覺得自己的人生值得學習,但她也不對做出的選擇后悔。

她認為自己活得很精彩,而且還會更加精彩。相信入圍芥川獎仍然不是鈴木傳奇的終點...

用戶評論